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沙湾的故事:从“非法”报人到南望山四才子(转新江)  

2009-12-10 17:23:15|  分类: 南·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湾的故事:从“非法”报人到南望山四才子

默认分类   2009-12-09 19:33   阅读9   评论0  
字号:    

 

我曾经在武汉东湖畔的沙湾村小住过几日,如今想来,虽然临着武汉最美丽的湖泊,却不见有令人难忘怀的景致——虽然远处山绵水淡,实在难有融入这情绪的念头,这个偌大的村子,路上搭着破碎的水泥块,顾及脚下不及,哪里堪极目远眺一览秀美江山!不过,我又确实爱这个村子,那种近在眼底却难以触及的美,确令我无法释怀。这正如生活,身在其中,却难得触摸得到。正如我这些年的生活,一直寻寻觅觅一种高贵的解脱,至今依然循着别人的路,譬如找份赖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娶个颇为喜爱的女子,抑或者寻个周末,忍痛到影院看一场票房叫好的好莱坞电影。 

时间虽然久了,而且住的时日不多,那些日子却在我落笔时最慌张的跳出来,生怕我落笔顾及不到。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不肯把那段时间放的跟其它一般轻,大部分时光被我庸庸碌碌而失却价值,它不一样。 

当时是陪孙小红住的,他是颇有思想的孩子,天真却不失邪气。那时候我颇喜好他的文辞,时事评断信手拈来却不失新意,脱俗却又入世令人新奇。他是一个哈耶克、萨特不离口的人,却穿着四角内裤到公共游泳池游泳,想来真的可笑。银玉芝住隔壁,他俩合租的滨湖别墅的两间,还有楼顶花园,整一竹椅夜间围坐谈心感慨颇多。银氏与孙氏不同,他不折不扣的严肃,起码思想上,严肃的呆板。在他眼里没有哈耶克没有韦伯,只有美国和他自己。他是评论家,文字刻板苛刻不好读,后来我入行偶尔写写评论才拿来读读,常识的复述,尽管很多人并不懂太多常识。媒体人就是这样,传播常识就足够了,也仅此而已。 

之前评论界的张军兴、王海越也曾休憩于此,只是我搬过去时,他们已经负担不起高昂的房租,搬回床位间去了。立场极右的商人朱云洲也来过,只是嫌弃房子太世俗,亦搬去了隔壁村的一个寓所。这些人都是南方山文艺圈的前辈,年纪轻轻便靠文辞或言谈,传播民主自由,成就已然大大超过同龄人。彼时彼景,他们办的报纸堪称国内一流,虽然二十左右年纪尚轻,那般的公共关怀展现的天真烂漫,竟足以令南望山这不知名的一隅充满光芒。如果有机会溯古,那是足以比拟北大民主墙的“精神遗产”。 

后来我再去沙湾村,已经是做搬运工了。王彦飞曾住过一段,亦是资金匮乏被房东赶出,无奈请不起搬运工,最后竟劳驾的地大才子们。我一向自称首席才子,最后竟因搬用东西过大差点骨质疏松,真枉然,才子佳人落魄如此境地。不过那群老人走了,南望山的确成了我们的天地。 

后来才俊很多,评论界新秀马想斌不得不提,虽然他的笔端我是不太喜欢的,至于后来他被称为南望山首席评论家,我就不知道何以如此了。我始尝写散文、诗歌之类,评论确实也未有话语权。及至后来涉足财经,偶尔撰写财经评论赚得稿费聊以风花雪月,始有心得,不过依然不爱这文体。其实有件事情颇值提点,马尝作情诗情书若干,尽是乱七八糟,我暗思,若不是爱人,是仇人,他骂来的该更好文采。 

不可讳言,马想斌确实是才子,见财颜开,只是从未见过。他的首席评论家颇受后人尊崇,我近来听说有人因仰慕他而写评论,不过取来读过,颇得他马家真传矣。 

提到情书,提到才华,那该是王小异的专有名词了。此君猥琐,其貌不扬,言语不清,走路亦摇摆不定,正如其文辞,捡出来读皆糟粕,凑起来竟也是浑然一体,利索的天成。后来称他南望山首席湿人确实不虚传。我曾经读到他的情诗几篇,据传说,是拟的聂鲁达体,令我喟然生敬。坊间流传,此君与媳妇小蓝定居成都,生活滋润非常。偶尔百度“王小异”或“汪彦玲”那他的文字来看,这评论写的竟出了神韵,有意思,有意思。 

他住沙湾村的已经不是滨湖别墅,而是环沿中国地质大学北区外围的一套小产权房。那日搬家,我们沿着中国地质大学的围墙,经过猪圈、菜田,终于来到方家村。当时我已经小有资财,在方家村有二三十平米的租房产,日后,他便与我相邻而居,小蓝做饭洗碗,小异帮忙,我从此便不再用做家务种种。此真是好生活,不过沙湾到方家村那条路依旧,我回武汉路过,时常想起那日挥汗如雨搬运经历,难得难得。 

这一时期的报人并非都是有房产的,李靖很例外,他恐怕还在北京的地下室里琢磨新闻题。评论界老前辈刘义昆曾经说,数南望山报圈这些人,数李靖和李新江帅气了。奈何帅气如我俩,生活皆最不如意。他于斯首都,我于此深圳,皆租住床位,日日辛劳,不见回报,竟都把才思忘却了。不过生活尽是如此,年轻人不吃苦,哪里见得前途!此处戏谑,不过此君勤奋非常。此前我与他常在一出写文章赚稿费,我写一篇便出去游玩,他却写到晚上七点,日做多篇,令人赞叹唏嘘。南望山四才子的名头分割差不多,他泡妞最顺,我姑且提请中华强健党皮改委主任王瑞,给他个首席皮条客的赞誉便是。 

沙湾的一面墙上曾有标语道:贞妇失守不如老妓从良。此话虽然早该作古,本不该有这贞妇和老妓的概念,更无从谈起失守与从良。但读来我依然感慨颇多,此前入读中国地质大学物理系,何等意气风发,如今心智已然破败。四大才子亦是这般,苦于生计,颠沛流离。前辈报人亦是,已在四处谋生计。银玉芝流浪武汉长江商报社,薪水不足糊口,亦无钱赞助我等贫寒子弟。我欠学费一千,李靖亦有欠,王彦飞亦有欠,如今流落异地,难得遂心吃饭。不够这些苦难算不得什么,毕竟每一个都不失为社会的良心,尝为民主自由奔走呼号。不过落难此情此景,哪个失守,做了哪家的五毛党,不足为其,却不得不叹一声,此君不如老妓从良

 

原文链接:http://blog.163.com/lixinjiang_1987@126/blog/static/48185526200911973357/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