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孩子的血永远是妈妈的(激扬专栏三)  

2009-09-21 22:45:16|  分类: 南·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的血永远是妈妈的

(激扬专栏三)

 

日掘一锄之

银玉芝专栏

 

哭天喊地跪在地上,一群女人手捧孩子的照片,他们希望政府为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主持公道。这幅照片我清晰记得。去年65日,酒肉之后,看到头一日的《纽约时报》,刊发了这张照片,并用惯常的长篇报道,关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母亲。那时,正是我大学毕业前夕,每日喝酒吃肉,似乎,汶川的一切不存在。

 

没看完报道,我眼睛就红了。那段时间,我眼睛不知道红过多少次。时报以特有的方式,多年来一直提醒我们,并记录着中国母亲的命运。哦,这是必须铭记,非常重要的一天。我写下了一句话,“《纽约时报》,中国母亲感谢你。”

 

血已经流了,任何弥补,不如对真相的尊重。真相,未必如死难方所愿,但勇于调查和直面,本身就是最好的安慰。可以怀疑包括时报在内的境外媒体不怀好意,但这种“不坏好意”,和掩盖事实比较起来,至少没那么冷血。因为,死难的是我们的孩子,诡异的是,掩盖死亡真相的,也是我们。

 

当然,重建是灾后的重点。但不能总强调这个,而回避别的问题。不出所料,在57日成都举行的“5·12”汶川大地震周年新闻发布会上,该问题又是重点介绍。同时,发布会上,四川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说,经过学校和教育部门核对,地震中四川省遇难和失踪的学生共计5335名。

 

灾后重建,也可以称作重建家园,大概重点是修路、盖房子。但家不仅仅是房子,还有亲人。地震中,逝去的5335名孩子,即是这数千个家庭的一部分。所谓重建家园,能够建起漂亮的房子,但永远无法寻回逝去的孩子。

 

只要是个家长,对于他们来说,失去了孩子,几近失去了他们的生命全部。这一点,我从我父母身上可以证明。正是如此,我们关注灾后重建,同时,对于这些孩子的死因,始终难以释怀。通过各种途径,我们知道,大量的家长认为,建筑质量不合格的校舍,是他们孩子在地震中死去的主因。这未必是事实,但也未必不是事实。

 

毕竟,地震后,大量校舍建筑材料质量,一目了然有问题。少量媒体,也做了深入调查报道,并发现部分校舍建筑过程中有腐败嫌疑。但不知何因,更深入的报道,就此打住。之后数月,相应报道更是绝迹。而有关方面,对此似乎并非无所作为,声称做了调查,表示没有发现质量问题。“5·12”汶川大地震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杨洪波,依旧如是说。

 

在灾区的经历,让我怎么都不能相信,建筑质量没有问题。相反,看着悲痛欲绝的母亲,我更相信,孩子的血永远是妈妈的,每个官员的血也是妈妈的。冷血这个词很严厉,却不希望是事实。

 

有趣的是说,杨洪波厅长表示,经过调查、核实,目前没发现因建筑质量问题造成房屋在地震中垮塌的案例。这个回答,真是妙哉!目前没发现,将来还会发现得出来吗?关于建筑质量问题,四川省委省政府表示,一旦发现将依法严肃查处。又是一个有趣的回答。四川方面没有强调,是校舍质量问题,却只泛泛而谈建筑质量问题。

 

灾后重建如火如荼,不少部门都夸下海口,立誓要建9级地震都不会垮塌的校舍。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量的垮塌校舍现场,在重建过程中,一个个消失。未来,去哪里寻找垮塌校舍质量的现场证据?如此,即便未来有调查,证据或许已经不存在了。真到了这一步,唯有期盼部分知情者,良心发现,主动忏悔坦白。

 

这只是个假设。但无数失去孩子的家长哭天喊地,上访控诉,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任何质疑的声音,都从大众媒介消失。直到“两会”时,连个死亡学生名单,四川方面的答复都还是,难度太大,涉及很复杂的工作和过程。上一期专栏里,对此我提到,所谓难度,哪个学校没有花名册,哪个公立学校不是建制严格。吊诡的是,两会至今不过2个月,声称如此之难统计的死难学生数据,一下子又公布了。不知道是四川方面,废寝忘食工作,还是难度本身只是托词。

 

或许,周年祭到了,各方呼声、压力很大;上个月,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发布后,以国家名义承诺公布死亡学生名单。这才是突然公布死难学生数据的主因。根据人权行动计划,具体的名字,也是要统计公布的。这一天,能否早日实现?所有这些累计在一起分析,对于校舍质量,没有更多的质疑,反倒是不正常。同样,对于地震中遇难和失踪的学生共计5335名,这个数字,是否属实,也是可以质疑的。

 

质疑,质疑,去哪里质疑,谁理你?我是属于坚信,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的那类人。面对质疑,掩盖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会积怨更深。南非当年的种族问题,即是通过对真相的深入调查,然后毫无保留的公布,再然后寻求族群和解,并最终实现族群平等,民主大选。相关部门为了自证清白也好,为了给死难学生家长一个交代也好,第三方进行独立的校舍质量调查,刻不容缓。

 

(作者曾任《激扬》编记,现为党报评论员)

 

200957初稿

文章刊发于520日出版《激扬》第40B8·专栏版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