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学术净化的推动力和阻力  

2010-07-09 21:19:56|  分类: 论·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净化的推动力和阻力

 

本报评论员 银玉芝

 

昨日,数十名国内外学者及文化界人士在《中国青年报》上实名发布公开信,呼吁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清华大学组织调查委员会,就汪晖涉嫌剽窃问题展开调查。

 

事件发生3个多月,汪晖和相关单位表现出了惊人的沉默。这本是一起非常简单的涉嫌学术剽窃事件,却并没有围绕是否剽窃、如何调查、如何处理这样的顺序进行下去。作为风暴的中心,汪晖选择沉默其实并非值得批评的理据,不说话,也是其权利之一。学术界本该自有其独立的净化能力。何况,汪晖也曾表态,希望能由学术界内部来解决。但沉默之下,暗流涌动,最终成为一桩“公案”,在学界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

 

令人诧异的是,学术界内部没有一起来解决这一事件,反倒引发了口舌之争。很好理解,汪晖身上“公案”颇多,本次涉嫌剽窃事件,再次被很多人认为是派系之争。挺汪一派尽力为汪涉嫌剽窃开脱,指责对汪的批评不善意、不宽容,给外界制造党同伐异的印象;相应的是,部分学者持续呼吁应尽早组织调查。是否党同伐异,是否派系争斗,和汪晖是否涉嫌剽窃,是非常清晰明了的两个问题,搅和在一起讨论,其实把涉嫌学术剽窃这个最根本的命题给模糊掉了。

 

学界有派系之争,并不罕见,任何国家学术界都存在。几年前,美国也发生过“围剿乔姆斯基”事件。乔姆斯基对美国社会的批评非常严厉,这让美国保守派非常不爽,左右为难之下,想出了个点子,质疑其著作捏造事实、篡改数据……这些质疑是否属实,我不知道,但多个机构甚至个人都对事件展开了调查。这起事件最终也没能痛快地了结,质疑的声音据说至今还不少。不过,那些反对乔姆斯基的人,永远会对其穷追猛打,因为一旦证实其学术不端,乔姆斯基很快将从神坛上掉下来。

 

事实上,学术相左的派别,对对方学术上的吹毛求疵,本身也是极大的鞭策和监督。学术上的不宽容,应该被发扬光大,这其实也是学术界自我净化的推动力量之一。所以,与汪晖见地相左一方,对其的严厉批评,哪怕是别有用心,对于学术本身的净化却是有益的;同样,汪晖及其挺汪一方,大可以对倒汪一方学术上的不端行为进行揭发,而不是混淆视听从动机上怀疑别人。

 

当然,光有相互的揭发、批评,是不够的,因为学术不端最终需要裁决。这就是为什么需要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原因。而这,大概是我们区别于其他规范的学术界对待学术不端,最不同的地方。譬如,20061月发生在韩国首尔大学的黄禹锡克隆人类胚胎干细胞造假事件,黄本人因此声名狼藉,被开除职位并吊销了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执照。并且因欺诈、挪用科研资金和触犯韩国生物伦理学法案而受审。

 

在我们学术界,正是因为学术造假所获得的好处,和所需要担负的风险及可能的惩戒,完全不成正比,纵容了学术不端行为;不仅如此,学者和学术单位之间往往已经形成了坚实的利益共同体。本来发生剽窃造假,只是个人行为,但往往暴露之后,其所在单位不愿意主动对其惩罚。譬如汪晖涉嫌剽窃事件至今,相关单位不仅没有回应,不组织调查,而且依旧把旺晖列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学者,并赫然挂在校园网上。

 

这样的“宽容”,何谈学术原创能力,又如何能够办出世界一流大学?相反,严肃处理了黄禹锡的韩国首尔大学,在亚洲的大学排行榜上倒是连连上升,甚至一度位列到东京大学之前。要相信,学术界有其自我净化的能力,关键是相关机构应该顺应和推动这种力量,而非相反。

 

201077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