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朱平,让我代替你去看未来(转)  

2011-08-03 16:20:37|  分类: 事·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小一

 

  7月23号晚上8时44分,当我给你发完“一起去看变形金刚”的短信后,我看到网上说杭州到温州的动车出轨了。我拿起手机就给你打电话。

  我不停地给你打电话,有时能打通,有时占线,估计是太多人同时打了。直到11点,我给你打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每一通电话响起的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我很紧张。

  我根本就睡不着,只能开着电脑闭着眼睛休息,我怕会漏掉你的消息。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群里有消息说你在温州附二医,我立刻让我爸开车把我送了过去。到了医院我看到了张宁哥,我们俩在医院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然后我爸开车带我去了十几公里外的康宁医院,我一进大门就问护士有没有一个叫朱平的女生,护士说没有,然后我看到一个老医师拿着身份证跟一个家属说这个人已经死了,我就在想,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后来我让我爸开车到23中学,听说那里是安置点,到了后那里却一个人都没有。门卫说都被转移到双屿客运中心去了,我又到了客运中心,也没有人。后来问一个警察,他说被送到双屿中学了,可是双屿中学里一样没有人。

  我跟我爸说去附三医吧。进了医院,护士说没有叫朱平的人。那时已经4点半了,我们又去了附一医,我问护士有没有叫朱平的女孩,护士找遍了名单,告诉我没有。我心里一下子就没了底。

  然后我爸把我带回了家。刚踏上楼梯,张宁哥说找到朱平了,在附一医。我立刻赶了过去。

  进了医院大门,我问,朱平在哪里?哥没说话,搂着我的肩膀,过了一会儿,他说,朱平去世了。

  当时我真的一阵眩晕,我坐在花坛边上,眼泪不停地掉,一直说着我靠,怎么接受得了啊。

  哥抓着我的手一直说,可能是我王八蛋看错了,所以让你们来看一下。

  师哥师姐来了以后,我们几个一起走向太平间。一个老伯打开太平间的门,师哥们让师姐不要进去看。然后老伯拉开了冰柜,我看到熟悉的脸,我不敢相信,觉得是不是长得很像但不是你,但是,我看到你脖子上的项链,我彻底崩溃了,眼泪都没有打转的余地就掉下来了。

  出了太平间,他们问我,是吗?我说是她。师姐说,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是她。

  我说,她脖子上的项链是我跟她一起在南锣鼓巷买的啊。

  之后,你的哥哥也来确认了。把你交给哥哥之后,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应该要睡一下,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都是你的样子和声音,你略带中性的声音,你偶尔卖萌的声音。

  到了中午,我连饭都没吃就出了家门,在街上逛了半天,走在路上我忍不住想哭。在外面哭了一下午,我回家吃了晚饭,什么也没干。到了晚上12点50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打了个电话,我穿了裤子,拿着纸巾就出门了,坐在楼梯口,我一股脑全哭出来了。

  我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平静,我只能抽烟。

  第二天吃过午饭,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发短信说她回到温州了。我打车去了她家,她给我看了很多你的照片,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平静。后来我说一起出去转转吧,然后我们去电影院看了《变形金刚》,电影开始没几分钟,我又开始哭了,隔着3D眼镜,眼泪一直流到嘴里。我在想,本来应该是我们三个人的电影,现在却只有两个人。

  看完电影,我找了一个长凳坐下,开始抽烟,抽了很久,我一直想象着你会跟我在这儿凑巧碰上,你会说,你怎么在这儿?我说,等你啊。然后我们会开心地一起玩遍温州。

 

  想到我们的最开始。那是4月初的时候。你加了我的“人人”(编者注:人人网),我看你是温州人,而且我们共同好友里面有晓晨,就加了你。之后我们聊得很好。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棋艺社办棋艺比赛的时候,我借着跟你比赛下棋来接近晓晨。我知道我动机是不太纯,但是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那天,我们在48教的电梯前巧遇,那个时候觉得你矮矮小小的,让人忍不住想去保护。之后我们的联系多了起来。没几天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经常一起吃饭,我觉得跟你呆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把你当成无话不谈的朋友,我约你出来吃饭、跑步、去南图自习室自习。

  那次你说一起自习,然后我去找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也不接,然后我边打你电话边挨个自习室找。后来看到一个人的手机不停地闪,但是那个人却趴着睡觉,我不确定是你,我挂了以后又打了一个,发现手机闪了。我当时可无奈了,我把你叫醒,说:“在这么好的自习室里你居然睡觉!”

  后来你也跟我说很多关于你的事情。你说你第一次碰到我的时候觉得我很好,因为我的那种少男情怀,你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少女情怀了。大一第一学期的时候你谈了恋爱,那是你的初恋,可是只有两个月。为了让自己早点忘记,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痛苦,你成了工作狂,你说只要一剪片子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

  每天晚上你都熬夜剪片子,到了两点的时候你都会想睡觉,然后你让我四点半叫你起床接着剪,可是每次我把你叫醒了以后你又接着睡过去了。你真的很爱睡觉,每次晚上你看电影的时候我都会在你看一半的时候给你发QQ,可是你都不会回,第二天早上告诉我你看一半就睡着了,每部片子都是这样。

  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轻松的感觉。我们最开心的一天应该就是大家一起去八角游乐园的那天,你在地铁上又开始睡觉,睡姿真的超难看的,我还拍了照片,后来被你发现,然后删掉了,其实我觉得真的挺好的。你特别期待坐碰碰车,我就在想,回了温州,如果哪天我们在中山公园玩的话,你一定会吵着要坐碰碰车的。

  回去的时候我们去了南锣鼓巷,吃了麻辣香锅,你还在那里炫耀你花3块钱下载的切水果和摇签的游戏,那天你还为自己摇了一个上签。后来在南锣鼓巷,你买了那条项链,正是这条有相机图案的黄铜项链让我确定了冰柜里的就是你。我们还一起看了南锣鼓巷的神兽大白,就是那只叫得很难听的鹅。

  我很庆幸的是在我回家当天还请你吃了顿饭,吃了西门旁边的那家湘菜馆,是你挑的,你说很便宜也很好吃。当时我还叫了很多朋友,然后我觉得自己好可笑,身边的朋友居然都是女生。那天你来晚了,我们先点了菜,我知道你爱吃肉,所以我点了竹筒排骨和糖醋里脊。

  你跟我谈过一次你的感情,这就当作我们的小秘密吧,我会帮你永远地珍藏。

  想起来,我跟你做朋友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们都说温州话,我真的很喜欢很希望能在学校跟人当面说温州话,你帮我实现了希望。可是以后谁还能在学校里陪我说温州话呢?谁还能和我一起用温州话当着人家的面“吐槽”别人,别人还听不懂,然后我们一起窃喜呢?记得我第一次叫你是在合唱比赛的时候,你们下楼到后场,我看到你,大叫了一声老朱!你当时愣了很久,那个表情真的超可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之后我都用温州话叫你的名字——资蹦。再也没机会那么叫了吧。

  其实有的时候在想,我跟你实在是太要好了,我真的太在乎你了,会不会哪一天我突然爱上了你,至少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失去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可有的时候,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我一直都觉得你不会有事,你一定会在安置点,或者最多受个轻伤在医院里。在我找你的时候,我踏进医院就开始想象,你会坐在床头,我冲过去抱着你,埋怨你,告诉你我有多担心你,责备你不接电话。只是,每走出一个医院,内心就更加失落一些。我听新闻里说只有极个别重伤的人才会送到附三医和附一医,但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你会是这极个别的人。

  这两天眼泪也流了很多,想了很多,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停步不前,这样消沉下去。人不能只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要想想自己还拥有什么,还能珍惜什么。但是朱平,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在大学里,我应该再也找不到像你这样的好朋友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为你做呢,我还没有给你的小片配乐,我还没有请你吃“泡泡”(一种温州小吃),我还没有跟你一起招待来温州玩的晓晨。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希望你在那儿一切都好,需要什么托梦给我就行,我一定给你烧去,我只希望你能好,真的很对不起你,没能保护你,真的对不起。要是当时我不让你打车,让我爸带我开车去接你的话,至少还能有救你的机会吧。我却什么也没做,我真是个废物。我会好好的,真的很想再见到你,有的时候甚至希望能把你带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身体的任何部分来多换你几年的生命,真的,不管是什么部分全都拿去,只要你还能回来。

  一路走好,朱平。让我代替你来看到未来,希望我的思念没有让你停下脚步,请你大步向前,我相信过几十年还能见到你,如果你还想见我们,请在身上留下一个猪型的胎记,我就知道那个是你。

  真的不说了,一路多保重!

  (本文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遇难女生朱平挚友。原文发于人人网,本报经过授权刊登,略有删节,文中除朱平外均为化名)

 

http://finance.sina.com.cn/leadership/mroll/20110729/224110232129.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0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