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谈谈校友温先生回母校  

2012-05-27 16:32:52|  分类: 南·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校友温先生回母校

——献给母校地质大学60周年校庆

 

这是一个很遗憾的标题。熟悉我们国家互联网的校友、师长应该明白,号称地大骄傲的Wen Jiabao总理,其名字在他所治理的国土上,无法在主流的微博、博客上直接发出来。

 

按常理校友之间直呼其名没有什么大不了。就像温先生在母校的演讲中说,“本想准备演讲稿的,但想着,回家跟家人谈话不需要准备演讲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作为总理,温先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作为您的校友,譬如我,想说什么,哪怕是叫一声您的名字,在互联网上都有些不自由。于是,献给母校校庆的肺腑之言,没有了随便、简单的氛围,最终被这个有点怪怪的称谓破坏。所以没有办法,这篇献给母校60周年校庆的文字中凡是涉及Wen Jiabao总理的,我以“温先生”代替。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先生”二字当算是很严肃的尊称,不过我却固执地认为,我的校长、书记、院长看到我这么称呼我们的杰出校友会批评我。在我的印象中,母校的大部分领导,习惯了仰视而不会平视。说得难听点,高校领导都是有行政级别的,很多时候已经把自己当成是官了。所以在母校领导看来,年轻的我们似乎必须尊称温先生、温学长为温总理。

 

也正是因为你们当自己是官,所以才希望获得更高级别官员的认可,才觉得请回温先生是忒有面子的事情。我明白并理解,这其实算政绩,而且背后还有更多的考虑,譬如教育部的拨款、各类支持……温先生是地大毕业的,回娘家是理所当然的。每所中国大学都是这么做的,地大领导有此想法并不奇怪。母校有这个意思,温先生愿意并高兴,这是好事。何况再不请温先生回去一趟,明年他“功成身退”,母校不知道多少年才会有一位可以荣耀整个中华的人了。坦白说,能够在校庆60周年前夕,请回校友温先生去看一看、讲一讲,我也觉得是一件喜庆的事情。我记得519日那天,我拿着手机给朋友看了很多条温先生回母校的相关微博,那份自恋,相信好多校友都有同感。

 

从校友身份、人之常情中跳出来,我想说,校庆就像隆重的家宴,不是达官贵人多就有面子,尊重和爱护所有的家庭成员(学生、校友)是同等重要的。可平等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就在温先生回母校的同一天,地大学生登上了珠峰,这是多么中国特色的献礼之作。武汉的所有报纸在第二天以头版头条报道了此事,我是这么开玩笑地评论此事的——母校学生上珠峰在武汉受到的极大关注,如同那位现如今已贵为书记的先生某一年抢记者录音笔一样。

 

登上珠峰的那几位校友,你们是地大的骄傲,没错,那天你们上了珠峰,地大以你们为荣,我也激动万分。同时,我很想说,值得母校骄傲的还有那些已经少得可怜专心致志搞地质或其他科学研究的老师、学生,还有地大南望山北区那些不被母校重视的人文社科院系中的少数书呆子。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母校4年的学习,我看到无数善于钻营、投机的学生,还有无数老师表现出来的极坏榜样。

 

温先生肯定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在母校的演讲你简单祝贺完登顶珠峰的事情后,大段大段地说真心话。讲政治家的良心,应该懂穷人、懂农民;回忆念书时候的亲身经历,除了课本还博览群书,深入调研中国肌理;勉励大学生要有独立、自由的精神……

 

现场有幸听温先生讲演的200余位师弟师妹、老师是怎么理解总理校友肺腑之言的,这是我很好奇的问题。可以确定的是,现场的师弟师妹都是被认为政治上可靠的学生。所以这样的演讲,很大程度上说,表演者再卖力也缺乏参与者。这让我想起中文大学生对他们老校长高锟的不敬。母校啊母校,温先生说您培养了他独立的人格,今天我在母校却找不到这样的踪影。

 

我知道,母校能够请温先生回去一趟很不容易,据说是两位老校长和现任书记、校长联名写信才促成的。其实话说回来,温先生的本科、硕士都是在北京地质学院念的,武汉南望山这块地儿不是他学习、生活、成长的地方,对南望山和北京地质学院老校址的感情难免会有不同。南望山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湖、那楼那隧道他不熟悉,真正熟悉并依恋这里的是我们。温先生不愧是大国总理,无论武汉地大还是北京地大,他都认,他还期待母校两地的学生都有自由、独立的精神。

 

是的,期待,真是期待而已。谈大学生的独立、自由差不多是件很奢侈的事情了。

 

母校的学弟学妹、校友、领导,你们可曾想过,为何母校今年迎来60周年?这个问题不白痴,而是有大意义,60年前的1952年,军事和政治上取得了完全胜利的执政党,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高校院系大调整……中国文人、科学家的命运从此被折腾了至少20多年。

 

如果母校的领导和老师了解母校60周年校庆背后的沉重之痛,你们会告诉在校的师弟师妹们吗?即便你们无法公开在课堂上、演讲中说出来,你们反思过吗?

 

假想我还在母校念书,温先生你回母校的演讲和相关新闻,我会在当天晚上和我的朋友们紧急制作号外,匿名报道,并愿意独自承担所有后果。我甚至都想过,你演讲中那些精彩的话,会在我们的号外头版上凸显,制作成大大的文字导读。

 

可惜没机会了。不是因为我和朋友们毕业了,而是因为环境没有了。你可能不会知道,你的母校在21世纪头十年中出现过两份还算不错的校园报纸,如今都已沦陷。我之所以说还算不错,是因为这两份报纸的所做所为闪现着你在母校演讲中对大学生期望的独立、自由精神。你在不同场合很多次提到独立、自由,提到政改的必要和紧迫性,这让我以有你这样的校友为荣。因为我知道能说就是很难得的,至少这一方面,我以有你这样的校友为荣。

 

话说回来,这两份报纸其中一份,已经被母校母院领导无情停刊,我做这份报纸主编整整3年,你知道我多爱它吗?就像你说的,你对中国穷人、农民的感情一样深;另一份也被整顿,成为必须听话的学院院报,但在5年前我和朋友创办它的时候,它真的一出生即风华正茂过。我看到过最近一份的PDF,很高兴师弟师妹还在坚持。

 

温先生,这一切发生在你母校。你所期待大学生有的独立、自由精神,孕育环境是多么恶劣,如果你知道,你会怎么做?我有时候在想,母校类似这样很小的事情会不会让你为难,如果这都难,中国的改革该有多崎岖?

 

大部分中国大学生都非常清楚,这些问题不是我的母校地质大学才有,中国的高校皆是如此,而高校不过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并且已经算是病症较轻的了。在母校领导和学弟学妹们还沉醉于温先生回母校的喜庆中时,我写了这么一篇文章,而且我觉得这篇文字没有不合时宜,反倒觉得这才是献给母校甲子校庆最好的礼物。我爱我的母校,也希望获得母校的爱。

 

银玉芝

201252627

  评论这张
 
阅读(13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