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的花火

生命本来就是一束耀眼的花火|冷静的力量一样使人热血沸腾

 
 
 

日志

 
 

反思土地违法反被提拔的根源  

2012-09-30 00:16:27|  分类: 论·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新郑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干部反映,这个开发区2011年违法占地1000多亩,后经网络曝光,相关部门接到举报后,只是象征性地罚款了事,并帮助开发区补办了用地手续。而该开发区仅有一个副主任受到“处分”,主要领导到另一个城市继续当官,级别还有提升。这哪里是处分?分明就是提拔!这样的激励效应下,干部岂能不违法?当地国土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913日新华社)

 

这不过是这篇报道所举的一个例子而已,报道还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湖北省十堰市是一个土地违法“重灾区”,因违法用地长期居高不下,被国土部门多次点名。但是该地官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却没有几个受牵连。有的异地为官,有的换个部门,而其主要领导的工作业绩还常常受到称赞。其实,如果不是媒体的报道,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哪些地方土地违法,哪些地方官员被免职或升迁?这恐怕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深刻反映出媒体、公众对土地违法信息的获取渠道太少,对地方官员监督之困难。

 

土地违法得不到纠正,问责“抡起的是大棒,砸下去的却是鸡毛掸子”并非我们的法规不够,问题出在执法不严。我们不但不缺问责的法规,法律甚至很严格。刑法第342条规定,非法占用农地罪的刑罚配置为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刑法第346条规定,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342条规定处罚。为此,最高院还出台了司法解释,就审理这类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作了具体规定。

 

不仅如此,去年国土部部长还曾严厉表示,土地违法问责不会爽约。但从国土部的通报和处理看,这个不爽约似乎没有兑现。通过媒体一系列类似的报道,我们看到国土部其实无可奈何,毕竟地方官员的任免权不是国土部说了算。而且,正如报道所言,在稳增长压力下,各地大批项目亟待上马,下半年遏制违法形势严峻。为了稳增长不违法怎么办?就像东莞市国土局局长刘润荣说的,“虽然中央对土地违法查处很严格,但是在一些地方看来,干部违法占地根本不是犯错误,反而被认为是敢于承担风险、加快地方发展。”

 

在这样的借口之下,土地违法更是有恃无恐。其实,即便没有稳增长这个大背景,而所谓土地违法也很少问责、很少被处分。原因就在于现有的官员评价体系,实际上“鼓励”土地违法。首先表现在各级官员对招商引资、政绩工程的热衷,因为这些工程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对于其升迁和外部评价效果明显;另外,分税制后,地方政府财权、事权不对等,地方政府只能过多介入经济之中;政府机构臃肿,包括政府背景、关联企业过多,而这些企业往往担负着过多的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城建任务……

 

这往往容易导致,政府为了所谓的发展不惜土地违法,甚至必须违法,否则土地指标不够。除了中央,每一级政府都必须考虑地方经济的发展,而下级官员的任免掌握在上一级政府手上。一个地方官员为了发展当地经济,违法用地,上一级政府怎么会动真格对其“处分”呢?公司化的地方政府,对经济发展的介入过深,变革的方向是政府回归本位。从长远看,政绩考核应淡化唯经济指标论,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的考核指标当提高。如此,土地违法才会得到遏制。

 

http://news.sina.com.cn/c/2012-09-13/130625165399.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